Makito's Notebook
生活觀察筆記
译・存在于瑞士的无形语言边界

原文来自 BBC Travel

原文链接 http://www.bbc.com/travel/story/20180325-switzerlands-invisible-linguistic-borders

原文作者 Eric Weiner

译者 Makito

这本来是我个人的日常作业,但翻译过后我觉得这(原文)也是有助于了解文化的一篇好文章,于是就分享一下。翻译中有部分删减。

Röstigraben 的直译之意是“土豆饼鸿沟”(在法语中也称作“土豆饼屏障”或是“土豆饼之幕”),最早出现于世界第一次大战时期。当时,法国与德国交战,中立国瑞士的居民因语言而产生分歧,法语区的人们同情法国,而德语区的人们支持德国。Rösti 是一道传统的德瑞风味菜肴,主要由煎土豆制成,马铃薯作为主要食材,有时还会配以培根、洋葱和奶酪。虽然这条顺着萨林河(Sarine)走向的“鸿沟”并不在地图上,但这条思想的边界还是被居于瑞士的人们从小铭记在心。

思想的边界

就像其他边界一样,除了像我这样的外国人外,人们并不会在不经意间跨越。根据最近 Sotomo 研究所代表 Swisscom 电信公司所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近一半讲德语的瑞士人每年只跨过这个边界一次,而有 15% 的人们从未跨过这条边界。“跨过这条’鸿沟’似乎更像是暂时移居到一个危险的地方——因为在那里你听不懂别人在讲什么”,瑞士一家非营利组织的执行主管 Manuela Bianchi 半开玩笑地说道。

她的父亲讲意大利语,母亲讲德语,她从小长大在家中也讲这两种语言,而她在学校又讲法语和英语。的确,瑞士的多语言文化有时也是一件麻烦事,大多数食品都要用三种语言列出成分。但总体上来说,她觉得这还是件好事。多语言文化对于瑞士人来说就如同礼节对于英国人或是时尚对于意大利人一样重要——它是深厚民族自豪感的源泉。尽管这种自豪感在典型的瑞士风尚中十分低调。 吹嘘自己的语言能力或与其相关的事情都会被认为是“非瑞士人”。

每当谈到“边界”时,我们最常想到的是政治分界线——那个将两个国家分开的冰冷界线,或是一堵墙。除了这种边界,还有更多——文化边界、语言边界、思想的边界。对于这一点,瑞士人才是最了解的。他们混杂在一起的语言和文化能够奇迹般地交织在一起,并如瑞士国内的其他事务一样近乎完美地运作。

语言驱动文化,文化演绎生活。

瑞士有四种官方语言: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和罗曼什语——一种与拉丁语相似的本土语言,因仅有少数瑞士人使用而地位有限。作为第五种语言的英语则被越来越多地用来在语言的鸿沟上建起桥梁。Pro Linguis 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每周至少使用三次英语。

在瑞士多语言的环境下,相同语言使用者的群体内部所使用的语言甚至也是不同的。居住在德语区的人在家会讲瑞士德语,而在学校则学习标准德语。提契诺州所使用的意大利语充斥着来自德语和法语的单词。

语言并不主宰万物,但它所决定的事情的确远超我们所说的一字一句。语言驱动文化,文化演绎生活。从这种意义上来说,Röstigraben 既是语言的边界,也是文化的边界。“分界线两侧的生活节奏是不同的。(在我看来)讲法语的人更加悠闲。在工作日,午餐来一杯白葡萄酒仍然很平常。讲德语的人几乎没有幽默感,还遵守着比日本人更加刻板的规矩”,Bianchi 解释说。

存在于意大利语区和其他地区之间的,被所谓的 Polentagraben 所标志的文化鸿沟也显得更加明显。意大利语的使用者很明显都是仅占人口 8% 的少数民族,他们大都居住在提契诺州最南端的地区。“当我第一次搬到这里时,人们和我说,除了一些小问题,提契诺就像第二个意大利一样,我也觉得如此”,过去十年来一直住在提契诺的巴西学者 Paulo Goncalves 说。“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多语言的环境中,我重新塑造了自己看待世界和思考可能性的方式。我与十年前的自己截然不同。”

瑞士的语言分布并不均匀,在全国 26 个州中,数量最多的是 17 个讲德语的州,另外有 4 个讲法语的和 1 个讲意大利语的州,此外还有 3 个州使用双语,更有同时使用三种语言的格劳宾登州。大约有 63% 的瑞士人将德语作为他们的第一语言。

真正的国语是“和解”

事实上,世界公认的“瑞士”的大部分特征,诸如守时和谨慎等,都与瑞士和德国的特征相关联。 瑞士和德国的语言和文化往往占主导地位,尤其是在商业世界中。“虽然这是摩擦产生的根源,但驱动瑞士政治的实用主义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一本讲述瑞士无形的语言边界历史的书籍作者 Christophe Büchi 说道。

“瑞士真正的国语”,他说,“是和解”。


参考资料